应金华:区里在操作,锦江区的。修出来以后不满意,就搁在那儿了,现在又做方案。

谭继和:第一期的建筑都是仿照的古建筑,但是说不清楚他们是什么原因,反正那个建筑看起来是个假的。这个街区没建设出来,业态也进不去,周围的楼盘也发展不起来,也搞不下去。

在新建的仿古街区闲置两年多之后,去年年底,包括仿古街区在内的大慈寺片区和东大街9号地块,占地面积7万多平方米的范围,被著名的太古地产和远洋地产联合买下,成交金额超过20亿元。大慈寺街区的建设从政府主导,转向企业经营,锦江区危旧房改造中心副主任文劲解释说:

文劲:当时在建设过程中,政府在推进过程中也感觉到,仅由政府为主体为主角,单一运作,政府各方面的资源很难实现最大价值:历史文化和商业发展的有机融合。我们觉得推向市场,政府把握总体规划要求,由市场来做,更为合适。这个模式,这个思维方式产生了以后,就没有再进行新的建设。

文劲:不是政府的钱,是统建办,企业运作的一个事业单位,不是政府财政的钱。

记者走访锦江区统建办,3年前曾经在媒体上介绍大慈寺街区建设的工程科负责人田先生,现在却否认统建办跟此事相关,拒绝回应。不过根据锦江区危改中心提供的数据,拆掉的仿古街区建筑面积将近一万平方米,四川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应金华介绍,成都地区仿古建筑施工成本是每平米四五千元,由此推算,造价是四千多万,这跟此前媒体报道的“仅土建就将花费四千多万元”能够吻合。一建一拆,四千多万的投入化为乌有。锦江区外宣办解释说,太古地产和远洋地产20亿的购地款当中,还包括地面这些仿古建筑的价钱,政府并没有损失。不过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教授谭继和认为:

谭继和:当然也许政府没有损失,但是说穿了这些直接间接损失都是老百姓的损失。

损失的不止是金钱,从2004年开始规划到现在,7年时间,历经建设和拆除,大慈寺周边还是一片荒地。应金华已经记不清自己参加了多少次讨论,但规划至今没有通过。成都市规划局2005年的控制性详规中对于大慈寺街区建筑风格的要求只规定是“民国和清朝风貌”限高12米。大慈寺地处成都市中心,紧邻春熙路和红星路商业圈。

应金华:这块地在成都是春熙路大商圈里头,搞得太传统不行,搞得太现代就不叫历史街区了,历史文化名城的帽子就要受影响。

而保护历史传统和实现商业价值的平衡,要通过一砖一瓦的使用来实现,大慈寺街区面临的挑战还远远没有结束。(记者刘黎 白杰戈)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