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中国女足赴海外踢球的球员已经有10人,数字创近年来新高,引起球迷广泛关注。对于即将迎来2023年女足世界杯考验、备战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中国女足,走向国际足坛的球员是支撑国家队的重要力量,而国内联赛的开展则奠定了女足长远发展的基础。中国女足当下家底几何?铿锵玫瑰何时再度绽放?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中国足协女子部部长郑超勇和扎根基层的女足教练闫静。

今夏,中国女足国家队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海外拉练,与美国足球大联盟女足球队和男足青少年球队交手11场,取得3胜4平4负。

据中国队主教练水庆霞介绍,球队此次拉练的目标非常明确:以赛带练、提高队伍在高强度对抗中的技战术运用能力。此前,由于缺少国际比赛机会,中国队在东亚杯比赛中出现“慢热”问题,因此球队制订了计划,在东亚杯后进行拉练集训。据介绍,11场比赛,对手风格各异,拉练目的基本达到,更考察了一些年轻球员和海外踢球的球员,增加了比赛经验和对抗能力。

如今,女足运动在欧洲足坛职业化的带动下,对抗更强、速度更快。在海外踢球的球员多有感触,出国后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能跟上球队节奏。在拉练期间,多名在欧美联赛踢球的年轻球员得到征召,涂琳俪、赵瑜洁、杨淑慧等选手均展现了各自特点和上佳状态。水庆霞曾明确表达对队员“走出去”的支持:“我希望球员能到高水平的环境中锻炼,尽快适应国际足坛的对抗节奏。”

中国女足在巴黎奥运周期的首要备战目标,是明年7月开幕的女足世界杯和9月开幕的杭州亚运会。水庆霞坦言:“确实存在挑战”。中国足协女子部部长郑超勇解释说:“球队要在世界杯时成形,但也面临着阵容补强的问题,要在短时间内完成磨合,需要有实力的年轻球员顶上来。”

目前中国女足的竞争力如何?郑超勇认为:“在亚足联比赛层面,中国队与日本队、澳大利亚队、韩国队、朝鲜队的实力相差不多,就看谁的备战更细、更能抓到实处。无论如何,巴黎奥运周期的目标是从亚洲出线,进入奥运会后则要争取走得更远”。

9月,法国巴黎圣日耳曼女足连续以租借方式引进李梦雯、杨莉娜两名中国球员。其中,李梦雯在法甲首轮对阵苏瓦约—夏朗德队的比赛中替补登场,完成联赛亮相;当地时间9月21日,她又在与瑞典赫根女足的比赛中完成欧冠首秀,帮助球队以2∶1获得胜利。在这两名球员之前,中国女足球员王霜曾于2018—2019赛季效力过该队。

同样拥有两名中国女足球员的,还有苏格兰凯尔特人女足。今夏,原在葡萄牙联赛踢球的沈梦露加盟球队,与另一名中国球员沈梦雨成为队友。在苏超联赛对阵汉密尔顿学院女足的比赛中,两人联袂首发。此役,沈梦露在进攻端收获个人首粒苏超进球,沈梦雨则在防线上表现出色,帮助球队取得一场6∶0的大胜。

今夏加盟瑞士草蜢女足的张琳艳近来也连续收获进球。9月初,在瑞士超级杯比赛中,她首秀即贡献1粒进球和4次助攻,帮助球队以10∶0大胜对手;9月中旬的瑞超联赛第三轮,她以一记左脚抽射破门,收获自己的首个联赛进球,帮助球队以2∶0战胜对手,赢得开赛三连胜。

因地理气候原因赛季开启较晚的冰岛甲级联赛于当地时间9月21日落下帷幕,FHL女足以7胜6平5负获得联赛第五名,队中的中国姑娘涂琳俪首发17场、打进16球,个人荣膺联赛金靴。

此外,多名有过海外踢球经历的女足球员今夏继续开启征程:唐佳丽租借加盟西班牙马德里CFF俱乐部,成为首名参加西甲联赛的中国女将;赵瑜洁加盟丹麦联赛两届冠军克厄队;杨淑慧加盟俄超联赛劲旅莫斯科火车头队。

王霜则短暂代表美国路易斯维尔竞技女足出场,在联赛中4次登场、3次首发,贡献1次助攻,但球队整体表现一般、基本无缘季后赛,目前她已经回到国内。据悉,肖裕仪也在联系赴海外踢球事宜。

年初中国队捧得亚洲杯,近来众球员赴海外踢球,也让2022赛季中国女足超级联赛受到更多关注,相关话题数量、直播平台观赛人数都呈上升趋势。

一批优秀球员出国踢球,会不会对女超联赛的精彩程度造成影响?郑超勇认为:“球星的存在确实会让联赛更具吸引力,但同时,联赛也要给年轻球员提供空间,让更多新人涌现。”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则认为:“联赛提升关注度需要一个过程,一方面比赛要更加激烈精彩,另一方面,女足还需要进一步社会化、成为人们身边的运动。”据悉,在条件成熟时,联赛将恢复主客场制。

目前,女超联赛只有10支参赛队,本赛季虽然采取双循环制,但每支球队也只有18场比赛,球员的比赛机会仍显欠缺。女超联赛目前还剩8轮比赛,第三阶段的比赛将于10月26日开始。

日前,2022赛季中国女足甲级联赛落幕,浙江杭州女足和永川茶山竹海女足分获冠、亚军,获得下赛季女超联赛参赛资格。女甲联赛第三名大连人女足将与本赛季排名积分榜尾的女超球队争夺最后一张下赛季女超联赛入场券。“3升1降”之后,2023赛季女超联赛将扩充至12支球队。孙雯介绍,按照中国足协构想,到2025赛季女超联赛将达到16支球队的规模。

10月,中国U17(17岁以下)女足将赴印度,参加国际足联U17女子世界杯。为备战这项赛事,中国U17女足此前参加了全国锦标赛和女甲联赛,球队逐步磨合成形,甚至以女甲联赛第一阶段第三名的成绩闯入争冠组。

这支U17女足阵中,已有一些球员在各自的俱乐部崭露头角,由此也折射出女足青训的一些积极变化。

“现在女足的足球人口比以前有所增加。”据孙雯介绍,中国足协现在有15个女足青训中心,“对于踢球的女孩子来说,从起步阶段就有这样的支持,是中国女足发展的进步。”

在孙雯看来,地方上有训练基地,有助于涵养运动文化,更有可能带动当地校园女足发展。闫静是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第十小学的女足教练,她前第一次带领校队参加县内比赛,当时也就七八支女足队伍,“近几年参赛球队连年增加,水平也提高很多,冠军争夺非常激烈”。

女足青训当前存在的差距和问题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孙雯说:“和欧洲、亚洲的强队比,青训的很多方面都需要花时间追赶。其中,教练对足球的理解更是需要全方位加强的。”据介绍,中国足协9月23日在上海举办了今年第二期精英青训教练员和精英青训守门员教练员培训班,曾是国家队门将的赵丽娜和张艳茹也参加了培训班。

随中国队赴海外拉练后,郑超勇对青少年女足的发展颇有感触:“当地一个训练基地有二三十块场地,踢球的女足队伍非常多。虽然基本技术一般,有的不如我们同年龄段的球员,但不乏有特点的选手。”他透露,中国女子足球改革发展方案即将发布,在国家队、联赛和青少年几个层面都提出了具体要求,相信很多方面都会有所改善。

为青训筑基提质,重在何处?“要继续增加女足人口,培养有技术特点的青少年球员。”郑超勇说,“扩大足球人口基数,球员的成长空间和国家队水平才有保证。”闫静也说:“我们要涵养足球文化,改变对足球的认识,尤其是对女孩踢球的理解。参与足球,会让孩子变得更加自信、勇敢,也会对她们的人生产生积极影响。”孙雯则认为:“足球是一项久久为功的事业,好的做法要坚持下去。这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积累和优化,但通过一代代人不停走下去,中国女足的发展之路就会越走越扎实。”(陈晨曦 赵雨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